rss 推荐阅读 wap

东方头条网,东方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自驾游  云南  test
首页 焦点资讯 城市新闻 财经投资 体育运动 行业发展 旅游消费 娱乐头条 创新创业 商业推广 微商达人

共克时艰,迎接春天

发布时间:2020-02-28 11:32:39 已有: 人阅读

文|赵羽

2020年伊始,当家人们都在期盼着日月同辉、云联起航的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打乱了所有人的梦想。春节、元宵不得不“宅”在家里,甚至连亲情的探望都被生生阻隔。原本美好的希冀,又被硬生顺延。但在焦虑煎熬的家人们,在家国天下的大局意识下,毫不犹豫就投入到驰援武汉的“全民战争”中。

全国一盘棋,一声令下,一级战备。全体家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自我隔离防护。但“宅”身不收心,密切关注武汉疫情,舍小我为家国,自发在微信群号召大范围的支援武汉募捐活动,一笔笔善款飞向武汉慈善总会。更有家人在刘日森先生的带领下,克服银行系统年关放假的制约,由热心家人黄依玲协调帮助那些不会操作网银的家人,分几百人次向武汉慈善总会汇款;而后又在慈善会的微信公众号组队募捐,短短三天时间,参与人次跃居组队排行第一,达29408人次,共募集资金235187元;

“宅”家的日子,也阻隔不了云联人一浪又一浪的赤情奉献。元宵节刚过,在刘日森的统筹安排下,又一波爱心奉献拉开帷幕。特别是在当前武汉前线医疗物资极度短缺情况下,黄依玲女士不畏疫情,配合刘日森多次前往广交大企业家联合会,通过全球采购,联系最紧缺的专用n95防护口罩,倾情奉献,全力驰援武汉一线。

国难面前,云家人舍小我顾大局,全力以赴。更有东哥、老兵、灵敏、翠芳、鉴辉、川平、月红、荣朗、开开、强宾等兄弟姐妹鼎力协助,一场悲情豪壮、奉献励志大剧接续上演。

但在2018年的金融大整顿中,云联惠作为建国以来涉众最多、金额最大、涉面最广的平台经济体被关停摧毁。对于新生事物,大家看不懂摸不透也在情理之中。加之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和立法滞后的矛盾比较突出,所以在监管层面一直对于消费返利模式争论不休。特别对于颠覆性的创新云联惠模式,尽管国家层面三令五申审慎监管,宽柔并济,但在整顿的浪潮中也未能幸免。

一个建立在陈瑜教授《消费资本论》基础上的新消费平台经济,无论从事理、情理、数理、法理上去理解,其实极其简单。反应在普通消费者身上,无非就是花该花的钱,挣不该挣的利(白积分)。白积分的收益也是公司基于平台使用费的普惠返利共享。用老百姓的话讲,返你一分是情份,一分不返也是平台的权利。传统电商始终摆脱不了商家和消费者的单纯买卖关系,钱货两清后能够维系的也只是在一定时效内的有限服务,至于商家的平台使用费,那是平台股东的合法收入,是受法律保护的。而云联惠恰恰是把平台利益共享分享,以触动大众的消费积极性和粘合度,在一定的规则、杠杆机制下,让消费也能无形中参与到生产销售的全过程,享受生产价值的红利,实现货币到资本的质变。

花出去的钱还能返回来?这是哪门子逻辑?也难怪各级执法、司法机关只要闻到、看到这些返利现象就断然结论,这不是传销是什么?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返利的资金是怎么来的、来自哪里。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教授曾就这个问题做过论述,如何区分合法的社交电商与违法的传销行为,首先需要考虑在各主体之间分享的资金(利润)的来源。如果相关资金来源于真实的产品销售所获得的正常佣金,而非下线以各种方式向上线所作出的贡献,那就不存在问题;再分析终端的商品或服务的购买者,是否享有充分且得到实际保障的退换货权利。如果货物的销售者确保了终端购买者的此项权利,那也不存在涉法的问题。其实一个简单的道理,坐飞机火车得购票,用宽带也得有使用费,开店面得有租金,甚至在一线都市想花钱找个停车位都得晃悠半天,那么作为商家利用平台销售而向平台缴纳使用费,合情合理。而这部分资金就是平台各主体之间分享返还白积分资金的来源。并且所有平台消费者也能得到充分和确实有保障的退换货权利,所以让广大消费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选择平台消费也会涉法?

作为各级执法、司法机关还有一个比较纠结的核心问题,那就是只要涉及“全返”字眼就不合逻辑,就违背自然规律和生活常识。抛开资本概念浅谈底层大众货币的获取,只有劳动付出才能获取相应的报酬,这是一直以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陈瑜教授《消费资本论》对于传统的颠覆恰恰就是,消费者在购买企业的商品之后,企业应把消费者的消费视同是对企业的投资,并按一定的时间间隔,把该企业利润的一定比例返还给消费者。这意味着,消费者在消费的同时,实际已成为一个投资者,而消费则质变为资本,使消费和投资有机结合。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全返”,老百姓对于全返的认识是有返还就是恩惠,没有人纠结必须返还多少和什么时间全返完成,所谓的几年内完成全额返还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在平台规则和运行机制里,从来没有界定固定的返还速率和承诺什么时间必须完成返还,而只是平台根据规则和收支比例实施的一个持续循环消费理念,却偏偏被各级执法、司法机关以此混淆全返的概念,实行一刀切予以打击关闭。

云联惠案发后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众多学者、律法工作者、资深媒体人多视角、对维度对建立在《消费资本论》基础上的消费返利模式予以支持;共和国刑法奠基人、“人民教育家”功勋荣誉获得者高铭暄教授领衔全国知名刑法、经济学界代表对该模式底层设计及市场运营也作出了科学论定,不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云平台的广大参与者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也因为执法传销的认定而失去“信用”,工厂倒闭、门店停业,甚至生活都无以为继,如何处理也是对我国司法改革和进步的一大考量。如果处理不当,甚至可能酿成重大事件。

现在我国正处在深化改革的深水期,改革和创新就必然会带来新旧销售模式的冲击也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国家层面一直提倡努力完善营商环境、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业激情。处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今天,我们更应该与时俱进鼓励创业和创新。面对新型网络商业模式对当前传统传销犯罪立法带来的挑战,在依法严厉打击传销犯罪的同时,国家对这种并不违法的创新型经营模式应该允许其逐步完善,促进其健康发展。

互联网经济是新生事物。互联网+创新模式,八仙过海异彩纷呈。不但法律界公、检、法、律无法一下搞懂,经济界、商业界、互联网电商界,也都没有经验、没有先例可循。不可否认,云联惠模式属于新形势下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既然是新的就与原有的传统模式有所不同。某种意义上,其可视为传销立法滞后的一面镜子。正因为立法发展总是具有滞后性,我们不能生搬硬套法条、更不能断章取义地去理解和适用法律。而是应当从立法的精神和保护的法益出发,贯彻罪刑法定和罪刑均衡的刑法原则。

因此,正确的方式是,允许探索创新,在创新中规范,不能一棍打死。正如鲁讯说过的,倒洗脚水不要连孩子一起倒掉。

其实就所谓的“传销”并不可怕,因为传销只是一种营销手段,并无原罪之说。关键是传什么,销什么。如果“传”的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销”的是爱国主义思想,你会反对吗?政府会反对吗?如果传播是敬业、诚信、勤奋、服务的思想,有什么不好?如果传销的是人民欢迎的,质地优良、价格实在的产品与服务,还能在消费中实现持续返还,又能促进社会发展和推进人才就业,有什么不好?反之,如果传播的东西反人类反科学反伦理,销售的是违法假冒伪劣产品,就算形式上多么合法,也要坚决予以取缔。

事实上对于认定为犯罪的行为,特别是涉众型大案要案,司法审判的原则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前提下,必定是速判速决,不会任由事态恶化,以避免聚众型情绪的蔓延而引起社会动荡。如今的态势也证明了,广大用户的合法诉求引起了高层的关注,打击力度比较大的地市涉案人员在庭审时效到期情况下,未及宣判也在通知办理取保,一切等待对总部的宣判结果。正像有专业人士讲的那样,庭审结束这么久的大案,既没有补侦也未再行开庭,没有坏消息就是最大的利好!

无独有偶,在经历了近两年的惊诧、恐慌、质疑、恼怒后的满怀希望中,又遭遇突如其来的瘟疫,生活、工作秩序全部打乱,使得涉众用户的情绪不断在冰与火之间穿梭杂糅。并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绪推动下,很多人的思维都乱了节奏,甚至有部分社众在茫然中,根本来不及细想这次疫情对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却是在冲动下做出一些有悖于家国情怀的举动,甚是惋惜。

占豪老师说得好,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这次疫情也是如此。如果我们迟迟不能实现对疫情的歼灭,世界对中国的信心会逐渐丧失,我们的群众也会丧失信心,中国经济必然遭受重创。反之,如果我们实现了速胜、完胜,经济利益虽然短期内受了损失,但全世界都会因此知道,中国政府和人民抗风险能力强大,把鸡蛋放在这个篮子里安全,中国不但全球供应链地位不受损失,在金融、投资领域大家也会逐渐明白,中国这个篮子是真结实。考虑到中国的市场潜力、中国的工业能力,更多的资源会向中国集中,而这也意味着经济上的长期利益。而且,通过这次以疫情,必然会带来包括我们工作效率、新兴产业、新的商业模式等等的新爆发,这都意味着对经济的长期利好。

云联大爱生生不息,

共克时艰战疫斗瘟;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一声惊雷众望所归。

——春天就要来了!

横征暴赋策顽磨钝神迷意夺握素披黄朝成夕毁半丝半缕磐石之安挂印悬牌肩摩袂接交颈并头叠矩重规人所共知自作解人各取所需一无所能胆战心寒唠唠叨叨顶名替身杜绝人事求之不得

最火资讯

首页 | 焦点资讯 | 城市新闻 | 财经投资 | 体育运动 | 行业发展 | 旅游消费 | 娱乐头条 | 创新创业 | 商业推广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东方头条网 www.fusha.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